走进房子

2017-02-28 18:08

依据意愿者此前到雷有保家中拍摄的照片,所谓地铺实在只是在地上放了一块木板,木板上放着脏烂不堪的被子。事后,雷宏文愤慨地将两只小狗打逝世。

杨秀玲睡的床上堆满了褴褛的衣服和被子,旁边新添了一张床。这张新添的床是善意人在雷有保被送到医院后送过来的,此前这个地位放的是雷有保与哥哥,以及家里的一只猫、两只小狗一起睡的地铺。

雷有保跟雷贵保在病院手术时,他的爸妈都在离县城两个小时车程的老家。

从远处望去,破败不堪的家被吞没在树丛之中。

屋内满是灰尘,墙角处结了一层又一层的蜘蛛网。里间的灶具上充满污渍,锅里还有当天吃剩下的粉,此外再无其余食品。

这座屋子是土砖房,为避免山墙倒塌,墙外支持着多根树干,屋前到处散落着雷宏文捡来的各式破旧衣服。

雷宏文将门锁翻开,走进房子,阳光从屋顶的破洞照进来,墙皮大局部已脱落,土砖袒露在外。

孙子与狗同睡的地铺换成了新床

生锈的门锁将雷有保的爸爸、妈妈、奶奶锁在屋内。窗户是用木板钉住的,但留了很大的缝隙,能从中看到杨春凤躺在床上,雷章旋正蹲在地上吃饭。